<tfoot id="ca6zwf"><optgroup id="ca6zwf"></optgroup><option id="ca6zwf"></option><em id="ca6zwf"></em></tfoot><noframes id="ca6zwf"><dd id="ca6zwf"></dd><form id="ca6zwf"></form><dt id="ca6zwf"></dt><em id="ca6zwf"></em><address id="ca6zwf"></address>
        • <strike id="ca6zwf"><style id="ca6zwf"><sup id="ca6zwf"></sup><dfn id="ca6zwf"></dfn><i id="ca6zwf"></i><dfn id="ca6zwf"></dfn></style></strike><dfn id="ca6zwf"><fieldset id="ca6zwf"><acronym id="ca6zwf"></acronym></fieldset><thead id="ca6zwf"><abbr id="ca6zwf"></abbr><em id="ca6zwf"></em><center id="ca6zwf"></center><q id="ca6zwf"></q></thead></dfn><acronym id="ca6zwf"><strike id="ca6zwf"><button id="ca6zwf"></button><big id="ca6zwf"></big><b id="ca6zwf"></b></strike><small id="ca6zwf"></small><form id="ca6zwf"><form id="ca6zwf"></form><div id="ca6zwf"></div></form><bdo id="ca6zwf"><tbody id="ca6zwf"></tbody><dfn id="ca6zwf"></dfn><ins id="ca6zwf"></ins><strong id="ca6zwf"></strong><dir id="ca6zwf"></dir></bdo><thead id="ca6zwf"><ol id="ca6zwf"></ol></thead></acronym><strong id="ca6zwf"><q id="ca6zwf"><tr id="ca6zwf"></tr></q><tr id="ca6zwf"><kbd id="ca6zwf"></kbd><small id="ca6zwf"></small><ol id="ca6zwf"></ol><select id="ca6zwf"></select><address id="ca6zwf"></address></tr></strong><noframes id="ca6zwf"><acronym id="ca6zwf"><b id="ca6zwf"></b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• <th id="d4czr7"></th><bdo id="d4czr7"></bdo><strike id="d4czr7"></strike><center id="d4czr7"></cen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遼甯快樂,問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所謂的重量,充其量只是個質量。它沒有明碼標價,它,只屬于那一份應有的存在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遼甯快樂喜歡席慕容的《黑夜》所給予的紛紛擾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喜歡蓮見雄一獨自帶著耳機在麥田的守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喜歡村上春樹《1Q84》年華所侵蝕的容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喜歡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喜歡他們給我帶來的真真切切的存在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,五百年的等待換來今世的擦肩而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,一千年的守候等來今生的與子偕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我過于風花雪月,我說我出自真情實感。沒有過多的瑣碎拼湊而成的記憶,是我們彼此都記得的那一場關于夏天的約定——要一起選擇文科,要一起報考大學,要一起像以前住在宿舍一樣聊到半夜,要一起想以前躺在草坪一樣了望星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有你,讓我體會到每一點一滴關于你我的存在感。謝謝有你,讓我知道原來這不是可以輕易度量的重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,四目相對,只有微孱弱的呼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,雙眼對視,沒有高頻率的心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你矯揉造作,你說你切實懂得。似乎如此的對話沒有多大的意義,因爲你說這種窘態不會發生在彼此身上,因爲我說我們是不變的好姐妹。會傾訴悲傷,會分享喜悅……不需要冗長的話語拼湊而來的“惺惺相惜”,彼此“心照不宣”是最好的诠釋由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有你,讓我觸摸到每一言一語關于你我的存在感。謝謝有你,讓我明白真實的重量並不只是天平兩端的平衡位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“你是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:“當你需要個夏天我會拼了命努力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峰的音樂,總是如此慷慨地付出。從朝陽拉長了我們的身影到夕陽融縮了我們的光點,從暗黃的燈光投擲下的背影到稀疏的樹蔭遮擋住我們的光圈,一年又一年,沉澱下了我們的青澀模樣。“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”時光的磨合,如浮世繪的繁雜與淋漓,透徹著我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有你,讓我感受到一步一腳印關于你我的存在感。謝謝有你,讓我懂得一個人的存在而對他人的重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尼羅河畔的古老傳說,金字塔內的法老靈魂,人面獅身的源遠流長,東方巨龍的騰飛之說……每一個角落,都有其自身的重量,那便是一種無可厚非的存在感。當浮華洗去歲月的蒼老,生命的蔥茏又再一次重回。別忘記,去丈量它的重量,用心跳去體會它的真切存在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過曆史的風塵,站在高崗上,俯視一道道風景,一道道風景通往一條路。我歎息,我迷茫,我吟哦......問問他們吧!尋找一條永恒的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問問您——辛棄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一生三起三落,最後一次上任卻含恨而去,您是否覺得人生殘缺?您有諸葛亮的偉略,文天祥的忠貞卻曾遭革職,您是否覺得生不逢時?您所向靡,渾身是膽卻無法挽回宋朝的悲劇,您是否覺得上天不公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馬作的盧飛快,弓如霹雳弦驚。”是您的豪情;“千古江山,英雄無覓孫謀處。”是您的決心;“最喜小兒無賴,溪頭臥剝蓮蓬。”是您的向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留下的不僅僅是您抗金的豐功偉績;您帶來的也不僅僅是一腔報國熱血;您更爲我指出一條人生的路——堅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問問您——李清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的封建時代,是什麽讓您以詩明志,以詞明情?是什麽讓您沖破束縛,承受住巨大的心裏壓力,將那個人面獸心的丈夫告倒,甯願坐牢下獄也不願與“驵儈”之人爲伴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種相思,兩處閑情。”是您的情愁;“水通南國三千裏,氣壓江城十四州。”是您的國愁;“只恐雙溪舴艋舟,載不動,許多愁。”是您的孤獨愁。是不是這些愁澆灌您堅強的性格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留下的不僅僅是您的獨創的詩體——易安體;您帶來的也不僅僅那載著您的情和抽的詩詞;您更爲我指出了一條人生的路——堅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問問您——蘇東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人?千年來沒有人能讀懂您的心,您卻洞察了人間最深的奧妙。您到底是文學家還是政治家?您手一揮便是一篇極品佳作,您無時無刻不關心國家政治,您又極崇拜陶淵明的歸隱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蓑煙雨任平生”是您的態度;“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”是您的大度;“大江東去,浪濤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”是您的風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帶來的不僅僅是您的才華;您留下的不僅僅是後人對您的評論與敬佩;您更爲我指出了一條人生的路——達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便是一條路,稼軒,您爲我指出了一條叫做堅毅的路;易安,您爲我指出了一條叫做堅強的路;東坡,您爲我指出了一條叫做達觀的路。遼甯快樂會沿著你們的路,開創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4 2001